「你上到大學,玩下Ocamp ,就自然會出到pool 㗎喇!」當我還在讀中學的時候,好多人都會咁同我講迎新營的事,出pool話咁易;但後來我才知道,自己真的太年輕了,現實總與理想相差二萬六千里。唉⋯⋯不過在分享我自己還是Freshman的悲慘故事之前,不妨先了解一下O camp迎新營,再想一想適不適合你去玩吧。Tutor Circle尋補 即刻為你地介紹!

咩叫Ocamp 啊?

一年容易又Summer,多過兩個月原來又到了玩Ocamp 的時間。為防有年少無知的讀者不小心點了進來,這裡我就先稍為介紹一下這個活動吧。根據我的理解, camp 頂多可分成4 類:

1.巨O

指由學生會所舉辦的camp,在四者之中規模最大,人數超多,大概6、7月就可報名。雖然我不肯定是否每個大學都有,但至少港大每年都有搞這個活動。

2.大O

指由faculty 所舉辦的camp,人數第二多。

3.細O

指由department 或 其他society 所舉辦的camp,人數較少。

4.暗O

這個就特別了,有種可以被稱為「傳說中的那個Ocamp」的感覺。暗O說穿了就是不經大學批准、監督、上下莊私底下舉辦的Ocamp,因此變態程度可高可低,請慎選。

 

我啱唔啱玩 O camp ?

單身 迎新營 - confused
Ocamp雖然話開放比所有新生玩,但唔包個個都玩得開心。

(圖片來源:url

最簡單直接的答案就是:睇你玩唔玩得。如果你自問好像我一樣,自中學時期已經玩自閉,身邊只有幾個豬朋狗友,Ocamp 對你而言或許是一件痛苦的事,因為自你入camp 一刻開始,一班你見都沒見過的人就會衝過來認你做「阿仔阿女」,那班人又被稱為「組爸組媽」,接下來的數日活動,你都會接受到他們異常熱情的招待,裝熟得恐怖,令人想報警求助。

相反,即使你自認社交能力超群,也不代表你能玩得開心,因為這裡的節奏太快,不消一日你就要跟隔離的組仔稱兄道弟,對某些人而言相信是個不小的心理關口。對我而言,更是對我有生而來所建立的道德價值觀的強大衝擊⋯⋯

不過呢,「適不適合」和「應不應該」是兩個不同的問題。即使你未必玩得開心,也並不代表你不應該玩。

Ocamp 其中一個目的,便是讓你結識到你的頭一批大學同學。大學與中小學都不同,「同班同學」這種玩兒根本不存在,就算是同一個course 的同學,下一個sem 也很有可能從此失去了蹤影。所以如果你在開學前就認識到一班大同(aka. 大學同學),你的sem 1 頭也就比較沒有那麼孤獨了。

 

就係咁,我瀨哂嘢

之後就是筆者的個人故事,僅代表本人立場,BTW,勿相認。

一直以為「玩Ocamp = 溝女」的我在Reg day 隨便就報了個細O,但我馬上就後悔莫及,皆因我讀的那科都是男生佔大多數,那麼去的人也不就是一大班麻甩佬嗎?不過交了出去的錢就如潑了出去的水, 既然都收不回,也就不得不去吧⋯⋯

哪知道到當日竟有意外驚喜,同組竟然有兩個組女和兩個組媽,而且質素不差。這肯定是我每日都有做家務所積下來的福吧!但正如上述所言,這裡的人裝熟的速度比煮杯麵還要快,轉眼間其他高大靚仔的組仔已經和那些可人的組女談得興高采烈,而我?唉⋯⋯

不過我還未有放棄,在Ice-breaking 的環節中,我得到了一個千載難逢的機會,可以問組媽一條問題「呃⋯⋯我想問⋯⋯咁⋯⋯你status 係咩啊?」不知道status 是甚麼的小朋友請馬上Google。隔離的組爸聞言馬上大喊:「嘩一嚟就咁chur 嘅?」「係囉係囉!」周圍的笑聲隨即響起,一向內向怕事的我立刻感到超級無敵極度尷尬。「豈!呢啲嘢留番玩房game 再講喇!」好,就等今晚。

經過下午一大輪無聊的city hunt 和吹水之後,終於到了晚上玩房game的時間。一班組女組媽洗澡後穿上短褲,這時的我還不知道房game 到底是怎麼一回事。「好!我哋玩psychologist ! 」Psychologist 這個遊戲幾乎是入camp 必玩,但老實說,我到現在都仍未搞得懂怎樣玩。簡單而言,懂得玩的人會不斷互相提問,到了某些時刻,發問者就會大喊一聲「psychologist」,這類似於一個套真話的過程;而不懂玩的人則要猜出玩法是甚麼。但蠢鈍如我,玩了將近兩小時仍是毫無頭緒,只能沒趣地看著他們玩得起勁。

之後也是各種各樣的、超級無聊的房game,比較有趣味的只有first impression,也許是套到組媽的status的關係吧,但現在我都不記得了,反正以後也沒有再見過她。當其他人愈來愈熟絡之後,我就開始覺得自己格格不入,也就自然地將自己孤立起來,如果你也是內向的人,相信你也會明白這種感覺吧。

單身迎新營 - Being alone
Ocamp的夜話環節,對心智不成熟的人來說,可說是突破心理關口的重要關卡。

(圖片來源:http://www.coco01.today/post/599793

老鼠咬破了米袋,時間就是從裡面漏出來的米粒,逐些逐些的、緩慢的流過。我看一看鐘,原來已經到凌晨3點鐘了,平常在11 點睡的我此時已經睏到不行,但組爸仍堅持玩多兩個game 才去睡。我的印象很深刻,我們玩了個垃圾遊戲,叫「新版估領袖」。首先組爸媽叫我們這班不懂玩的人進房,然後逐個逐個出客廳玩遊戲,不,應該說是被人玩。

我記得當我出廳的時候,外面已經坐著組爸媽,和先前已經出來的組仔女,他們掩嘴竊笑,一看就知道這個遊戲哪裡有問題了。但知道也沒有用。遊戲玩法很簡單,圍圈坐著的人需要以在場的某人為領袖,然後模仿那人的動作;而圈中的人,則要猜到底是領袖。

而理所當然地,我猜錯了,懲罰就是被眾人用枕頭圍毆。原來,領袖就是負責猜的那個人,基本上不可能有人猜得中,也就是說,這個遊戲的目的就是提供一個機會,讓你可以揍扁猜的那個人。哈,呢個game 好好玩啊,我真係好開心啊。

 

你可以說我「唔玩得」,但我相信,我不是唯一一個討厭這種遊戲的人。

 

「喂你坐低繼續玩啦,可以打下一個喎!」

組媽打完我一身之後笑著說,感覺與一個賊仔打劫完你之後,邀請你成為他的拍檔一樣奇怪。

 

「唔啦,我想瞓覺。」

我用冷峻的語氣道,然後頭也不回,徑自回到睡房。這時我已經知道,自己不可能與他們打成一片了。於是翌日的活動,我也沒有很積極地參與了;甚至乎當大家玩水game 玩得興奮的時候,我卻獨自一人,靜靜地坐在沙灘的某個角落。比起那些旨在弄濕衣服的遊戲,我覺得聽波浪聲有趣得多了。我看著淡橙的落日餘光,心裡只想盡快出camp。

完左之後,我與那些人也再無聯絡,當然也沒有去那些無聊的Re-u,在whatsapp group 長期深潛。過後,我才發現,一個內向的人想扮social 溝女,原來是一件比死更難受的事。

其實,溝唔倒女咪溝唔倒囉,緣份到了,自然會出到pool,何必要戴上面具,強迫對方愛上根本不屬於你的「自己」呢?相反,如果你性格本來就外向,即使你沒玩Ocamp,你的身邊也很快會聚集很多hi-bye friend。所以說到尾,識唔識到人,溝唔溝到女,都只是性格使然而已。

單身 迎新營3
o capm 應該期待嗎?

 

【延伸閱讀】Ocamp – 一個大學新鮮人說的大學生活二三事(菲亞)

【延伸閱讀】Ocamp 你又知多少?Ocamp 究竟有咩玩??

 

此文章純屬 Blogger 個人分享,並不代表本網誌立場。

 

想追返學校進度?Tutor Circle尋補有超過10,000個三大導師,即日幫你搵一個合適既導師!

想找 一名合適的家教老師

 

DSE讀得咁辛苦,想活用知識黎賺下外快?

想找 很多家教學生

緊貼尋補 BlogFacebook  Instagram,尋補?Tutor Circle

 

Z世代 修辭手法 Ocamp
英文補習 上莊 中文補習 議論文
slp smaple 補習網 數學補習
大學五件事 綜合格式

 

分享俾你嘅朋友喇!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