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大叔的愛》香港版火爆全城,劇中田一雄與凌少牧之間跌宕曲折又真摯的愛情贏得香港人的眼淚與呼聲,而透過《大叔的愛》,「BL」一詞亦續漸被大眾所知。所謂「BL」,即是「Boys’ Love」,兩名男性之間的愛情——同樣亦是性少數群體之一。雖然如今香港才崛起「BL」文化,但在上世紀,男同性戀已是文人筆下的描寫對象。可是,相比《大叔的愛》中笑中帶淚的歡樂,文人所描寫卻是男同性戀另一番更為真實、黑暗的模樣,他們有的被現實擊垮,有的將愛意扭曲,不知不覺,他們的腳下的路已經沒有陽光照耀。今日Tutor Circle 尋補 小編會帶你進入你可能從未知曉,另類的「BL」世界。

1. 於底層抱團取暖——白先勇《孽子》

BL文學
白先勇《孽子》小說封面

如同標題,《孽子》的主角李青因為被發現與學校管理員之間的不倫關係而被趕出學校與家門,他深夜在街道流連時遇上在台北新公園聚集的同性戀少年們。他們被社會冷漠、唾棄,但晚上時會在台北新公園聚集,互相關懷與鼓勵,甚至組成了一個同性戀者的「王國」,有頭目、有階級,頗有規模與秩序。他們看似樂在其中,可夥伴的慰藉並不能治愈社會帶給他們的傷害。他們每一個的身世都不乾淨,有的父母有外遇、有的母親是妓女、有的是私生子。而潛伏在社會當中的他們,一邊迴避着他人的視線,一邊做着賣淫、偷竊等讓他們更加墮落的工作,日復日地過着「只有黑夜,沒有白天」的生活,稍有不慎,便會迎來「正常人」的侵擾和警察的取締。

有一個稱號用於描述這群孤寂的同性戀者——「青春鳥」,這稱號看似與生存於社會邊緣,頹廢又墮落的他們毫無關係,但他們的確都是本應有着大好年華的年輕人,只因他們是同性戀者,他們揮灑青春的方向便被迫扭曲成肉慾。可他們不停地追求慾望的行為並不能滿足他們的心靈,他們大多缺乏愛,卻又對愛抱有恐懼。在書中,少年們不會渴求長久的戀愛,因為他們明白在這個不待見同性戀的社會之中,同性戀之間穩定的戀愛甚至比神仙還罕見。導致他們這種想法的,亦有他們父親。每一位父親都希望望子成龍,但當兒子成了眾人口中的社會渣滓,惱羞成怒的話語便一刀一刀地傷害他們的父子關係,最終導致兒子離家出走。當兒子以為自己終於脫離父親,能如鳥一般自由地追求渴望的男性時,親情的缺乏導致了他們心靈上的空洞,直至他們明白自己或許一輩子都不能見到尊敬的父親時,才會明白遠離父親這件事成了自己身上一道永不抹去的詛咒。

尋補Campus Marketer計劃

白先勇老師作為一名同性戀者,他見證着台北新公園同伴們的轉變,筆下的角色也是一個又一個的悲慘人物,可故事的結局卻不全然是墮入深淵的黑暗。最終「王國」瓦解,有的少年抵不住壓力自盡,有的少年繼續過着行尸走肉的生活,但亦有少年找到了一生摯愛,或是明白了愛後主動尋找父親。最終主角李青和他的夥伴在新年的炮聲中喊出「一二,一二」,似是成了一道照亮他們的世界,微弱卻醒目的光,暗示他們總有一天會化成真正的鳥,不再受任何拘束地飛翔。


Copyright © 2021 Tutor Circle 尋補. All rights reserved. 此文章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Copyright © 2021 Tutor Circle 尋補. All rights reserved. 此文章未經許可,不得轉載。

 

2. 沒有回報的無盡付出——江戶川亂步《孤島之鬼》

BL文學
江戶川亂步《孤島之鬼》小說封面

嚴格而言,《孤島之鬼》不是同志文學而是恐怖推理小說,作為第一人稱小說,「我」蓑浦也是徹頭徹尾的異性戀,但蓑浦的摯友諸戶卻是全心全意愛着主角的同性戀者。《孤島之鬼》中,蓑浦與諸戶是最重要的兩名角色,在小說開首,蓑浦便表明自己沒有對諸戶抱有同等的愛意,但他從未明確拒絕諸戶,並默許諸戶的求愛行為。這導致在蓑浦結識了女友初代時,諸戶亦向初代的家庭提親,似乎是想要蓑浦一直保持單身的下策。蓑浦為此感到憤怒,可在將這份憤怒向諸戶發洩之前,初代忽然在深夜裡離奇死亡。蓑浦發誓要為初代報仇,他與像是理所當然地陪伴着自己的諸戶一同尋找真相,但他們越接近真相,卻發現陰謀與初代的家族族譜、諸戶的身世、佝僂的老人和奇妙的孤島有關。

以現代的語言去描述,蓑浦毫無疑問就是一名「渣男」,在文章開首悲痛欲絕地吞下初代的骨灰,發誓要為初代報仇的他,在孤島上卻迷戀上名為阿秀的女性。他對諸戶也沒有明確的拒絕,反而仗着諸戶對自己的好而不斷依賴他。諸戶亦因為蓑浦那副天生帶着陰柔的面容而一直對他死心塌地,甘願當「工具人」。雖不及在中國那般被人百般奚落,但同性戀依然是性少數,在諸戶初次表白心意時,他伏在書桌上,懇求蓑浦不要輕蔑他,可見他認為自己的性向不正常,並為此感到煩惱。自此以後,諸戶便一直壓抑自己,他聆聽蓑浦講述自己與初代的故事,亦陪伴蓑浦尋找初代死亡的真相,可這份湧動的愛意,只敢在話裡行間悄悄透露。但在探索真相與孤島之行當中,隨着蓑浦越發依靠諸戶,這份愛意終於再次衝破枷鎖,他緊抓着蓑浦,揚言希望他接受自己的愛。他一直以來卑微、默默地守護蓑浦,都只為能得到對方一瞬的青睞,只是這次壓制不住的結果仍是蓑浦的逃避。最終兩人成功粉碎敵人的陰謀,諸戶亦治好了阿秀殘障的身體,蓑浦與阿秀得以在東京共諧連理。蓑浦最終迎來了幸福的結局,但目睹一切的諸戶,像是逃離一般走上尋找自己家人的道路,並在真正的家鄉緊抱蓑浦給他的來信,不斷呼喚蓑浦的名字孤獨離世。在蓑浦的描述中,諸戶是因病而離世,但透過書中諸戶對蓑浦流露關懷與愛情的形象,真正擊倒諸戶的,似乎是不斷忍讓與付出,卻莫得丁點回報,無疾而終的同性之愛。

 

3. 愛到深處自然「黑」——森茉莉《戀人們的森林》

BL文學
森茉莉《戀人們的森林》小說封面

森茉莉作為日本大文豪森鷗外的女兒,同時亦是日本BL文化發展的始祖,她筆下的同志,無一不在至極的美、慾與愛之下,走上分崩離析的毀滅道路。若果說《孤島之鬼》描寫了一名無私奉獻的悲情男同性戀,那她的《戀人們的森林》中三篇短篇小說便是將男同性戀自私、陰暗的一面呈現。

森茉莉筆下的同志情侶,幾乎都是一樣的配搭——成熟而美型的權貴人士與如妖精般嬌媚的少年。前者對後者有無盡的寵愛,為對方花費金錢、與對方到街上約會、包容對方的天真漫爛與無憂無慮,後者則是理所當然地沉浸在前者的寵愛之中,過着被愛滋潤的糜爛生活。可少年們就如同採蜜的蝴蝶,停留在花上的倩影不停刺激着別的男人。為了讓少年待在自己身邊,權貴人士不惜傷害他人,更不怕傷害自己與對方,這些自私的行為,只因為他們對少年扭曲又瘋狂的愛。在書中,翻譯學家義童與少年保羅在相遇後馬上結緣,卻沒有與原本的舊情人斷絕關係,這造就義童最終被女情人一槍殺死的結局;列奧因為自己的受虐癖而出軌,大作家義蘭卻不能忍受自己的少年情人與別的男人交歡,於是親手將對方殺死,自己亦隨他而去;半朱是作者達吉的徒弟兼情人,但半朱因為懵懂而沒有拒絕一名女生的示愛,甚至定下了婚約,為了破壞這一切,達吉安排了一場車禍將半朱的婚約對象殺死,半朱則帶着恐懼與內疚再次回到達吉的懷抱當中。

這些權貴人士與少年的年紀有十歲以上的差距,而他們對少年的愛,往往源自少年美麗的容貌與天真的思想,書中從不缺乏對少年的美的描寫,亦帶出權貴者們因少年是少年而癡狂,並且走火入魔,為了成就這份日漸扭曲的愛,一切財富、法律、知識、理性,甚至人命,他們都可以漠視。至於少年,他們總是仰慕着年長者,他們也享受自己被年長者寵愛的時光,但這份愛,又似乎與現代普世價值的愛有着差距。兩種不平等的愛,造成了兩人病態的關係,最終無論是誰,都逃不出這走向黑暗與毀滅,卻詭秘又迷惑的地獄。

 

總結

隨着科技的發展與文化的擴散,同志一概念續漸為人所接納,而同志文學與「BL」亦續漸攀上主流的舞台。很慶幸能看見性少數群組透過潮流開始被社會關注,但若果只接觸他們的其中一面,那便一輩子都不能了解他們的全貌。在同志之前,他們亦是多樣且獨立的人,永遠不可能只像KK那般大膽求愛,也永遠不可能只像阿牧那般默默承受。倘若要真正理解同志文化,只有更深入地接觸,不帶偏見與刻板印象去認識,才能明白他們每一個人最深處的問題、掙扎與痛苦。

 

投稿:蘿蔔

 

延伸閱讀:

【BL劇推介】點止《大叔的愛》?6套腐女必睇熱門BL劇集/電影!

【BL腐女/男必煲的動漫之一】5套露出姨母笑的帥哥番!!!(上)

*此文章純屬 Blogger 個人分享,並不代表本網誌立場。

尋補?Tutor Circle!

其他人還看了……

中學排名  呈分試  升中面試  英文補習

大學收分  Jupas  副學士  DSE筆記

大學五件事  私補價錢  Ocamp  暑期工

生日好去處  IQ題  任坐Cafe

👇🏻 緊貼最新資訊!

Tutor Circle
Facebook15k
Instagram41k
LinkedIn
Youtube
Telegram

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