故事發生在1967的中國,當時正值文化大革命此文是作者個人對文革的理解,内容純屬虚構,唯希望能以此文,喚起人對文革的關注。Tutor Circle尋補一齊睇文革

混亂 文革 4
當文革開始…

坐在窗旁,抬起頭,天空灰濛濛一片,

好像快要下雨了,烏鴉的黑色身影劃過天邊,

發出嗚嗚的悲鳴聲,使原本冷清的環境更見悲涼。

明鏡從廚房裏端出一碗長壽面,

今天是我的生日,

我特地從箱底找出一條舊得發黃的白色裙子。

這條裙是父母在成年禮的時候,節衣縮食地買來送我的,

不過,在這種日子裏,哪有女孩敢穿裙子呢?

萬一被人冠上「走資派」等美名,可會是萬劫不復的下場呢!


街道上來了一群人,他們中間有人敲着鑼,

有人頸上带着一塊大白板子,

不外乎是甚麼「反動反革命分子」,「走資」等等。

昨天隔壁家的老何己經被人帶走了,至今未回,

有人説他被人活活生被人打死了,也有人説他自己偷跑了,

眾說纷云,真假難辨。

突然,領頭人淨白细腻的手指向了我家的方向,

大喊道:「就是那兒。」

混亂 文革 1
有人大叫:「反動反革命分子」

我和明鏡都愣着了,我驚得立刻站了起來,

把我手邊的一個碗碰跌了,碎成小塊,

長壽面也掉在地上,完整的雞蛋也破成兩半。

明鏡牽起我的手,大聲説道:「家寶,快走。」


明鏡是一個老師,本以為他地位低微,

可以逃過一劫,茍且偷生,

可萬萬想不到的是,我們一直循規蹈矩,

還是要遭這罪啊!

門外的人愈來愈焦躁,

拍門聲也愈來愈來愈大,

屋頂上的烏鴉「呀」一聲地飛走了。

此時,有一把悦耳的女聲從門口傳來,

説道:「屋子内還有一個女人,那個女人以前還是他的學生呢!」


空氣彷彿停滞了,拍門聲停了幾秒,

屋内的人都愣了。門外的拍門聲愈來愈大,

還夾雜着一些叫罵聲:

「這是甚麼老師,自己思想不純還要荼毒自己的學生。」,

「他們還真是變態,老師和學生竟然胡混在一起。」

甚麼思想不純?甚麼甚麼變態?

聽到這些話,一陣如火般熾熱的怒火由心生,

我衝前去抓着門的把手,想拉開門,

和他們議論一番。一旁的明鏡按着了我,

説:「別出去,眾口鑠金啊!你就這樣出去無疑是送死啊!」


抓着門把的手緊了緊又鬆了鬆。

是的,我這樣出去無疑去送死。

可是小時侯父母總説人要「不平則嗚」,

遇到不公平的事就要發聲。

我也一直持着這樣的態度面對日常生活中的大小事,

可是這一刻的我竟然猶豫了。

到底是要個人性命還是堅持自己一直以來所堅守的信念呢?

混亂 文革
「不平則嗚」?

「要不我們撞門吧!」

古舊的木門一下子就被撞開了,

人群如潮水般洶湧而至,

他們三兩下的就把我和明鏡綁了起來。

身上的麻繩綁的是我的身體卻栓不住我的靈魂。

 


我們被綁到街上,

在人群中跟隨隊首緩慢地移動。

隊首的是明鏡的學生,以前時常來明鏡家請教功課,

沒想到現在今非昔比,被教育的人變成我和明鏡,

而教育我們的人呢?卻只是一個不成熟的孩子。

人群中有人大喊著:「打倒資本主義,打倒走資派」,

聲勢浩大使人震耳欲聾。

我抬頭看向人群,

人群有明鏡昔日的學生,有我的知心好友,

我朝左邊看了眼,

看見我的父母,他們立在人群中,

時不時高舉雙手,跟隨人群大喊,

他們喊着:「打倒走資派亅,

似乎喊得比别人大聲,比别人激動,

與昔日的他們簡直是南猿北徹,人可真是善變。

混亂 文革 2

突然,有一個衣衫襤褸的老婦人衝出來,

一把將我撲倒在地上,

帶着酸嗖味的手一巴掌一巴掌地朝我的臉上招來

而人們也跟隨着那個老人家,

向我們撲來,對我們拳打腳踢。我用雙手護頭,

喊着:「别打了,别打了。亅心中對人們的怨恨,

漸漸地凝結成一滴滴滾燙的淚水,落在地上。

視野開始變得渙散,我漸漸地失去了意識。

 

此文章純屬 Blogger 個人分享,並不代表本網誌立場。


想追返學校進度?Tutor Circle尋補有超過10,000個三大導師,即日幫你搵一個合適既導師!

想搵 一個合適既私補老師

DSE讀得咁辛苦,想活用知識黎賺下外快?

想搵 好多好多私補學生

緊貼尋補 BlogFacebookInstagram,想尋補?搵Tutor Circle

 

分享俾你嘅朋友喇!

Comments

comm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