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年前有個叫小藍的女孩,我們在課堂外認識,有著聊不完的話題。那個夜裡
,我們第一次牽手,第一次喝了酒,第一次哭喊著要摘下天空的兩個月亮,第
一次聽五月天那首《私奔到月球》,甜蜜如斯,世界都被攝住了,或者說,世
界還重要嗎?月球還比較重要吧。她給我一顆扭蛋,裡頭裝著一朵從嫩黃的中
心漸層開來到純白,瓣片排列精巧的花,打開來香氣四溢,她的紙條寫著,這
花名叫雞蛋花。

Tutor Circle尋補和你進入他們的愛情故事。

當妳說 太聰明往往還是 會寂寞
我笑著 傾聽孤單終結後 的靜默
看月亮 像夜空的瞳孔 靜靜凝視你我 和我們擾攘的星球

後來這個女孩好像漸漸找到生活的重心,或是把激情都退卻了,走著走著,不
知不覺的,就散了。對,沒有任何影踪,也沒有任何答案。夜深人靜,我在想,
我們所說過的,共同跳動過的脈搏,系在一起的旋律,是不是遺留在如曠野的
人間呢?偶然的相遇,注定的分離,是如此的巧合,又是如此的不值一提。那
女孩來過我的心房上,又走得匆匆,連告別也省了。這樣,鮮豔的黃色,漸漸
地褪回純白。很久沒有她的消息,只是當我又嗅到雞蛋花的馥郁,我就會想到
這個女生,不知道她後來好不好?

『我們私奔吧,到一個沒有憂愁的世界。一個只有我倆的世界。』
『好啊。你要保護我哦,一輩子』
『低能妹,我不保護妳,又會有誰保護妳?』
她嘟起嘴,裝作生氣,那一刻我知道,她是月兔,偷了我的心。

一二三 牽著手 四五六 抬起頭

七八九 我們私奔到月球
讓雙腳 去騰空 讓我們 去感受
那無憂的真空 那月色純真的感動

有很多人,你曾經以為只是驚鴻一瞥,或以為他會一直存在;後來發現,他只
會在存活在你的回憶之中。你說,留痕了嗎?不對;輕易的能割捨嗎?也不盡
然。我常常感到茫然,卻也感覺美好,那些好像真的不會再有消息的人,你卻
突然好想知道他現在過的生活。可是生命就是有這樣的隨機性,在人煙裡消散
了,才能清晰地感知那無以名狀的滋味。回憶中黃昏的一縷炊煙,成為滿佈晴
空的密雲。有的時候會想說,生命怎麼如此可笑,我們紛至沓來走過他人的生
命,最後卻要一個人走下去,帶不來也過不去,怎沒一個人,真的成了我的月
球呢?可是曾經那種炙熱的眼神,比倒映在湖水的樹影還深。這是懷念吧。

歲月是如此的靜好。

『為什麼你會喜歡我啊?』
『因為你的臉大得更月球一樣吧。』
她清捶了我一下,有點點疼了。
我唱:『這星球,天天有五十億人,在錯過。多幸運,有妳一起看星星,在爭
寵。』
她笑了,好可愛。

這星球 天天有五十億人 在錯過
多幸運 有妳一起看星星 在爭寵

考完文憑試的這段日子,終於有空整理房間,翻開了一棟棟補習筆記,卻意外
掉出一張紙條。上面寫著:「補完YY一齊去飲貢茶。我八點先上billy」我竟然
真打開了房間的窗戶,看看樓下是不是站著什麼人。複印著字跡也核對著記憶
,我回想起一些校服下的秋天。美麗的楓葉,留得住顏色卻留不住生命,留不
住一棵樹卻留得住樹下的回憶。真的,我很害怕,我不願回憶悄悄的溜走,我
不願,哪天再翻起這張字條,我倒出整個回憶的抽屜,卻倒不出那個字寫得東
歪西倒的傢伙;我不願,哪天在KTV唱起《私奔到月球》,我發現自己已經跟
無數個女孩子唱過這虛妄的承諾。

我想再唱一次,對她,再唱一次。

『為什麼妳如此喜歡這首歌啊?』

『你不覺得很感動嗎?跟一個人拋棄整個宇宙,然後彼此成為彼此的一切。』
『我不知道啊,但妳不就是我的世界嗎?』
她微微一笑,不置可否。

這一刻 讓命運也沉默 讓腳尖劃過天和天 地和地 緣分的宇宙

在這個大雨真的讓許多城市顛倒的未來,即使是被迫接受了生命安排的安頓與
分離,或許在離散之後,跨出去的腳步會更灑脫。或許我們真的要接受,生命
畫下的軌跡是不由我們定奪的,成長注定分離,我們在看似分崩離析的生活中
,被命定,被行走。才十八歲,無論怎樣對未來吶喊,向它叩問,它也只會諱
莫如深,擺擺手,對我們笑了笑,然後做出了一個向前走的手勢,我們像傀儡
一般,繼續在單行道走著,有意義嗎?我不知道,或許這就是所謂長大的迷惘
吧。

追不住的回憶,逝去的東流水,翻箱倒籠的徬徨。

『我走了,送你一朵雞蛋花,要回到家才可以開啊。』
『好啊,我明天沒空,星期天再去看電影好碼?』
『再說吧,再見了。』
她揮揮手,轉身走去,小小的個子,似乎裝著不勝負荷的回憶。

「偶然與巧合 舞動了蝶翼 誰的心頭風起」
「前仆而後繼 萬千人追尋 荒漠唯一菩提」
「是擦身相遇 或擦肩而去 命運猶如險棋」
「無數時間線 無盡可能性 終於交織向你」
「某一天 某一刻 某次呼吸 我們終將再分離」
「而我的 自傳裡 曾經有你 沒有遺憾的詩句」

後來的我,不再唱《私奔到月球》,也沒有女孩再送花給我了。不過,後來的
我知道了,雞蛋花又名緬梔花,花語是孕育希望及復活。我拒絕成長,因為我
覺得,那是個忘記的魔咒;小藍,妳寄給我的,原來是妳所謂的成長,這就是
妳的意思嗎? 我不懂。
盛夏已歿,長風輕撫,抖落了一朵還未開的扭蛋,我接住,柔柔輕放,讓它安
躺在街角的一隅,不回頭,轉身往彼岸奔去。

 

【延伸閱讀】暗戀 故事 – 聽到的是望伊的聲音和你的故事

【延伸閱讀】愛情

 

此文章純屬 Blogger 個人分享,並不代表本網誌立場。

 

想追返學校進度?Tutor Circle尋補有超過10,000個三大導師,即日幫你搵一個合適既導師!

想搵 一個合適既私補老師

 

DSE讀得咁辛苦,想活用知識黎賺下外快?

想搵 好多好多私補學生

緊貼尋補 BlogFacebook  Instagram,尋補?Tutor Circle

 

Z世代 修辭手法 Ocamp
英文補習 上莊 中文補習 議論文
slp smaple 補習網 數學補習
大學五件事 綜合格式

 

分享俾你嘅朋友喇!

Comments

comments